<small id='92qg3'></small><noframes id='92qg3'>

  • <tfoot id='92qg3'></tfoot>

      <legend id='92qg3'><style id='92qg3'><dir id='92qg3'><q id='92qg3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<i id='92qg3'><tr id='92qg3'><dt id='92qg3'><q id='92qg3'><span id='92qg3'><b id='92qg3'><form id='92qg3'><ins id='92qg3'></ins><ul id='92qg3'></ul><sub id='92qg3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92qg3'></legend><bdo id='92qg3'><pre id='92qg3'><center id='92qg3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92qg3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92qg3'><tfoot id='92qg3'></tfoot><dl id='92qg3'><fieldset id='92qg3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    <bdo id='92qg3'></bdo><ul id='92qg3'></ul>

        1. uc书盟 > 剑客江湖 > 第四二一章 刺客行刺逞凶能 一剑绝杀碎尸身

          第四二一章 刺客行刺逞凶能 一剑绝杀碎尸身

              夜幕降临,黑魆魆的夜,笼罩在洞庭湖府城。

              悦来客栈,由原本络绎不绝,出入喧嚣的繁华景象,逐渐的安静下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天字号房,太子浩轩仰靠在床上,手里捧着竹简的《孙子兵法》如痴如醉的阅读,被孙子所写的兵法深深吸引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咔嚓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窗扉传来一声响动,倏地,猫进来一个身影,一名衣着黑色夜行衣的刺客,“哐啷”一把明晃晃的唐刀,朝着太子浩轩的咽喉刺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来人,有刺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太子浩轩本能的呼喊了一声,但刺客怎么会让太子浩轩有求救的机会,唐刀凌空斫砍下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咔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太子浩轩举起手中的《孙子兵法》竹简格挡,却是被刺客一刀斫砍断裂,散落的竹简,掉在了地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刀并未砍中,刺客抡起唐刀再一次举刀刺向太子浩轩的心脏位置。

              惊慌失措之下,太子浩轩抓起枕头扔去,一刀劈下,枕头被劈成两半,枕头里的棉花飘散出来,他翻身一滚,从床上滚落下来,惊呼起来,“有刺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房间的门被推开,袁朗纵身掠了进来,侍卫刀横空一扫,格挡向刺客一刀斫砍向太子浩轩的唐刀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哐当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声清脆的声响,火星四射,两人同时向后退后了一步。

              紧接着,天字号房周围潜伏的侍卫纷纷赶来,涌进了太子浩轩的房间,将太子浩轩团团保护在中心。

              袁朗与刺客对峙,侍卫刀指向刺客,厉声喝道:“你是何人?胆敢刺杀太子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呵!”刺客阴冷笑了几声,手中的唐刀随着手腕一沉,“就凭你们这些跳梁小丑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低吼一声,抡动唐刀,举刀迎战袁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各位兄弟,带太子离开!”袁朗一声令下,侍卫刀迎着刺客一刀斜砍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谁知,这刺客武学修为着实不弱,这一刀看似斫砍向袁朗的是虚招,凌空之下,身形斗转,收住了刀锋,飞掠过袁朗的头顶,一刀震荡开那些侍卫的守护,刀尖刺向太子浩轩的背心。

              袁朗有一种挫败感,眼看刺客又是一刀刺向太子,他大吼一声,举刀进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这位刺客的确算得上高手中的高手,一手握刀,一掌击出,以“单掌开碑”之势,将护卫着太子浩轩的侍卫震开,刀锋不偏不倚,直取太子浩轩的背心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从屋檐上骤然一抹身影落下,青衫磊落,“咻咻”,长剑变幻无穷,幻化出一道强劲的剑气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哐当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剑气击在了刺客的唐刀上,伴随一生“当”清脆的声音,刺客手中的唐刀被剑气刺断一截,刀尖掉在了地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刺客大吃一惊,急忙旋转身影,向后弹飞出几米开外,黑色丝巾罩着的面孔,那一双眼睛里透出惊愕的神色,轻身落在房间里的桌子上,看向来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少年剑客云飞扬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来人救下太子浩轩的,正是云飞扬!

              他面容肃穆,萧杀,手中的龙吟剑,缓缓抬起,指向刺客,剑眉微微一沉,侧目看了一眼惶恐的太子浩轩,并无大碍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太子浩轩惊讶之下,从鬼门关捡了一条命,连忙道谢:“多谢云少侠救命之恩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少废话,你们不是他的对手,速速离去!”云飞扬低吟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袁朗看了一眼云飞扬,拱了拱手,急忙跟在了太子浩轩身后,“太子殿下,您没伤着吧?都是属下无能,险些让您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罢了,事发突然,你不必自责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太子浩轩在侍卫们簇拥下退出了房间。

              屋子里剩下云飞扬与刺客,刺客眼中抹过一丝杀气,挥动断了一截的唐刀,从桌子上跳起,凌空举刀,劈向云飞扬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云飞扬手中的龙吟剑一抖,“咻咻”接连数剑,划出一道道剑气,瞬间刺客周身像是被剑气缠住了,他陡然手腕一沉,“唰唰唰”,剑光穿梭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噗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刺客狂吐一口鲜血,身躯悬空被云飞扬一剑分裂成了几大块,鲜血飞溅,尸体落在地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云飞扬已经将龙吟剑归鞘,轻叹一声,摇了摇头,“该死,不是凶手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实际上,这些时日,云飞扬并非是心魔控制心性,而是四下打探那些刺杀武林中人的凶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路追踪到了洞庭湖府城,遇上这位刺客刺杀太子浩轩,还以为是那凶手,这一招出手,诛杀了刺客,让他意识到,这名刺客仍旧不是凶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斩杀了刺客,云飞扬阔步走出了房间,太子浩轩以及侍卫们等候在门外,原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斗,出乎意料的,眨眼功夫,云飞扬就出了房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云少侠,刺客呢?”袁朗当先上前一步,探头探脑,朝着屋内看了一眼,只见满地上都是刺客的尸首,他似乎一下子明白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江湖上传闻,云飞扬的剑法冠绝,今日一见,让这位在皇宫里的高手大开眼界,云飞扬的剑法,果然不是浪得虚名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袁朗在皇宫大内侍卫当中,那可算得上一流的高手,今番遇上刺客,措手不及,还险些让太子浩轩遇险。

              幸亏云飞扬及时出现,出手相助,才救下了太子浩轩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云少侠!”太子浩轩上前一步,拱手拜道,“救命之恩,无以为报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云飞扬不以为意,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声:“依我之见,刺客必定还会卷土重来,你且多加提防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说完,他扬长而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径直走下楼来,走到悦来客栈的大堂一张八仙桌,早有店小二迎上来,招呼,“大爷,您要吃些什么酒菜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三斤花雕,两斤熟牛肉,一碟花生米。”云飞扬坐下身来,将龙吟剑放在了桌子上,对店小二说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太子浩轩跟了下来,朝着云飞扬对面的凳子上坐下,淡然笑道:“云少侠,相逢不如偶遇,不介意我与你喝一杯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云飞扬对这位皇太子也没有什么多深的感情,更不会去巴结于他,只是冷淡地答了一句:“请自便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不一会儿,店小二将酒菜摆在了桌子上,云飞扬端起酒坛子,倒满了一碗酒,正欲喝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太子浩轩也是倒满了一碗酒,举起说道:“这一碗酒,敬云少侠救命之恩,先干为敬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说完,他仰起头,将一碗酒一饮而尽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云飞扬淡然一笑,自顾端起酒碗,喝了一碗烈酒,夹起了牛肉,放进嘴里嚼起来,一边嚼着一边问道:“你贵为太子,对我这般出身江湖的草民,不必如此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