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g9fk7'><strong id='g9fk7'></strong><small id='g9fk7'></small><button id='g9fk7'></button><li id='g9fk7'><noscript id='g9fk7'><big id='g9fk7'></big><dt id='g9fk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9fk7'><option id='g9fk7'><table id='g9fk7'><blockquote id='g9fk7'><tbody id='g9fk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g9fk7'></u><kbd id='g9fk7'><kbd id='g9fk7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g9fk7'><strong id='g9fk7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g9fk7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g9fk7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g9fk7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g9fk7'><em id='g9fk7'></em><td id='g9fk7'><div id='g9fk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9fk7'><big id='g9fk7'><big id='g9fk7'></big><legend id='g9fk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g9fk7'><div id='g9fk7'><ins id='g9fk7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g9fk7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g9fk7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uc书盟 > 人道崛起 > 第935章 远古人皇神形 神鱼问道

                第935章 远古人皇神形 神鱼问道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无疆道法衍化出一座虚幻的道法世界,一枚枚道符如同游鱼游弋于这座法界中,弹指间所有的无疆道符全部崩碎,化为一枚枚独立的法则,每一道法都开始独自衍化出各自的道符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恐怖的道符数量几乎刹那间就照破了整个天地,无尽昏暗的时空之巅,紫电银龙照破虚无,撕开了星空,引动了天威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无疆法界中的法太多了,哪怕是大都是下位道法,每一种法都凝聚百万道符,加起来都是一个恐怖的数量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咔咔咔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刹那间,青阳桓感觉自己被天地给压住了,肌体瞬间崩溃,时空坠落,欲要将他给捻灭成灰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合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一瞬间,他的脑海中闪过一抹激灵,顷刻神光大盛,崩碎开来的一道道法则道轨被他再次聚合在一起,赫然形成了一道蕴含万彩的神链,如同擎天大柱,泛着金属光辉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口喘着粗气,青阳桓眼中露出了惊恐,他现在还难以承受这样恐怖的道符数量,若是无疆道法全部都拆分开,道符齐聚足足超过数亿之巨,要将他给彻底的压垮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突变也不是坏处,自少让他知道,自己所走的路没错,无疆道既然推演出来了,也将是属于诸天万道的一种,和其他道法没有什么例外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道生万物,既然道法可以聚合,自然可以拆分,若不能随心所欲的掌御自己的道,那么悟道便是不完整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一刻无疆道法在背后铺开了一座道法世界,其中三道法则神柱悬浮,杀戮、光明、黄昏,流淌着璀璨的神光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仅如此,在他的体内一种玄妙的蜕变也在快速的进行着,仿佛沐浴古老的神光,浩瀚、苍莽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刹那,数万里的昏暗时空都被搅动,青阳桓屹立白玉石阶上,头顶显化旋涡,万道齐现,滚滚坠落,仿佛汇聚了天地极深处的纯净,霞光万千,群星闪烁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他的体内,道符在快速的缔结,肌体表下,流淌着一道道神辉,全身所有的血肉都在嗡鸣,脊椎大龙骨深处髓海沸腾,一尊伟岸的身影,身披紫甲,紫发狂舞,神光潋滟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龟不仙紫色的小眼睛盯着青阳桓身上不断衍生的异象,露出了惊讶,阿桓的血脉竟然在返祖,在蜕变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仅如此体内战体也在进行一种诡异的蜕变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对,不对啊,老祖宗说过,紫金战体虽然是以远古神明为基,肉身成皇之道,但也是后天战体的淬炼,阿桓身上笼罩的是先天气息,这明明是在朝着先天道体蜕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唉哟,我忘了老东西也说过,先天后天之间并不是彻底的隔绝的,若是机缘巧合一样可以后天衍先天,阿桓的无疆道虽然是后天道,但是组成无疆道的所有道法可都是先天道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紫金战体朝着先天迈进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龟不仙的小眼睛发光,他观摩着青阳桓,自己身上也开始泛起璀璨的紫光,体内血肉也处在一种蜕变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一刻,青阳桓感觉自己血脉深处正在沸腾,紫色髓海中一尊伟岸、沧桑的身影狂舞,手中握着虚幻的道法在舞动,如同在高高擎着火把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感觉自己全身血肉得到了一种凝练,虽然血元界并没有在开辟,但是这是一种质量的蜕变,血肉和道法更加的凝实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今他体内的血元已经开辟出了接近四万座,每一座都像是一座道法本源,道法如同盘踞其中,散发着一种曦光,这种曦光就像是火把跳跃的虚焰,虚幻却真正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先天气息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沉寂了血肉中难以剔除的杂质,在虚幻的火焰中被灼烧成虚无,同样的这虚幻的火焰也在洗礼着自己的血脉,这一刻他仿佛沉浸在了汪洋道光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知何时,在他的背后,三道法则大柱之间,一尊朦胧的虚影浮现在万道之间,这道身影身穿简单兽皮,屹立星空,威严笼罩了寰宇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身影朦胧,却压住了时空,他高挺脊梁,屹立天地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这道虚影出现的刹那,龟不仙身上紫光大盛,一缕紫色光晕升腾而起,气势如虹霞充斥了云霄,紫色的龟甲碎裂,露出更加璀璨的一副甲胄,晶莹若紫玉,流光溢彩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,龟爷终于晋升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紫光落下,龟不仙的眼中露出了兴奋,重新落到了青阳桓背后铺开的无疆法界中的伟岸虚影上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上古人皇太昊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小眼睛中闪烁着炽盛,上古人皇,乃是人族还没有的定鼎天地时代的人皇,帝青阳起于少昊血脉,而少昊源自太昊氏族,历经上古、中古、近古传到了青阳桓的身上,号青阳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道上古人皇的虚影神形,让他血脉蜕变,再次晋升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经过万道洗礼的青阳桓,血脉返祖,直接追溯到了上古远祖时代,显化出最初的祖先神形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既而,悬浮在他背后的无疆道法开始逐渐的暗淡下来,就像是闪烁着神光的宝玉,光芒内敛,成为了还没有发掘的璞玉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枚枚无疆道符开始沉寂在血肉深处,这一刻,他体内的无疆道符已然暴涨到了两百万枚,光明道符一百二十万枚,杀戮道符一百二十万枚,黄昏道符八千六百枚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外面只能看到悬浮在背后的三道法则大柱,衍化着光明,杀戮道法,无疆道符彻底的沉寂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青阳桓双眸微闭,体味着体内深处的变化,无疆道符并不是消失,而是沉寂在了血肉深处,就像是化为土壤一样,无论是光明道符,还是杀戮道符,都是从其中孕育而出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沉寂的无疆道隐匿在体内,仿佛彻底消失了一样,在外面看不出丝毫的异象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等到一切源自体内的神光内敛,背后显化而出的上古太昊人皇神形消失,沸腾的髓海也再次沉寂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阿桓,我晋升了,我晋升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青阳桓转醒,龟不仙大呼而来,紫色的小眼睛中闪烁着兴奋,那个得意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随后,青阳桓安抚了脱跳的龟不仙,朝着上方的神殿再次望去,此刻他处于第四十重石阶之上,方才攀爬不过半数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再次踏步而行,山呼海啸的力量贯穿了虚空,朝他倾轧下来,随之体内沉寂的血气和道符再次显化,血脉深处无疆道符绽放炽盛神光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股凌厉的杀伐,从体内喷发而出,刺穿了虚无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矛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恍惚间在青阳桓背后三道道法光柱之间,一杆朦胧的战矛浮现,吞吐出凌厉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是属于矛道的杀伐、凌厉、刺穿等玄奥,交织缔结演化着道符,万道之间其实是相通的,杀戮道符中蕴含的杀伐气息,和矛道中的杀伐其实是一样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枚枚虚幻的矛影道符缔结,呼吸间就演化出了一杆万丈战矛,勾勒出了超过十万枚矛道道符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接着来自矛道的凌厉,青阳桓脚下如同踏破了时空,一口气登临到了第六十九道石阶上,此刻环绕在他背后的矛道道符一举突破到了四十万枚,而且还在衍生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仅如此,光明、杀戮、黄昏道符同样在缓慢的衍生中,在他背后勾勒出一道道道法神形,撑起了倾倒的汪洋大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八十八道石阶上,青阳双眸化为两道光束,朝着神殿望去,他看到神殿前立着一根根通天石柱,缭绕着璀璨的神光,仿佛蕴含着数以亿万计的古老符文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断的攀登石阶,他的矛道道符停止了衍化,止步在了八十万数量,矛道九种玄妙,他不过参悟了其中五种,使得缔结的道符有些残缺,若是在衍化下去,并不能提升实力不说,还会对自己造成损害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九阳神光炽盛而灼热,恍惚间背后浮盈出了九**日,照亮了虚空,九头金乌横空,九道道符横空衍生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终于当九阳道符衍化出百万之数后,青阳桓攀登到了九十九重绝巅之地,在他的眼前是一座通天彻地的神柱,隐约可见四溢的神光,神光如海,符文如潮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他的眸光从上到下,落到神柱最下方的时候,哪怕是龟不仙都露出了惊骇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熟人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对,是熟驴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神柱下方一枚枚神符缔结化为神链,锁住了一头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青阳桓,被锁的驴长长的耳朵晃了晃,大眼睛中同样露出了惊骇,不过随即露出了喜色,想要出声,张开了大嘴却发不出声音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人族,我为什么是鱼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刹那间,青阳桓恍惚自己进入了汪洋世界,周围水流潺潺,在前方一道略微闪烁的神光闪烁,一只一尺大小的锦鲤游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锦鲤大眼睛中充满了求知欲,从远方游来盯住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青阳桓这一刻感觉自己喉咙干渴,喉咙不断的涌动,却仿佛冒烟了一样,就这样看着锦鲤来到了自己的身前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人族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青阳桓咽了咽唾沫,心中不由得暗骂,我哪里知道你为什么是鱼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不知道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顷刻间,摆动着尾巴的小锦鲤声音变得恍惚起来,而在青阳桓的眼中,世界崩溃,天地覆灭,一座座世界在崩塌,恐怖的气息将整个心灵世界给充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