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r id='8tq4c'><del id='8tq4c'><del id='8tq4c'></del><pre id='8tq4c'><pre id='8tq4c'><option id='8tq4c'><address id='8tq4c'></address><bdo id='8tq4c'><tr id='8tq4c'><acronym id='8tq4c'><pre id='8tq4c'></pre></acronym><div id='8tq4c'></div></tr></bdo></option></pre><small id='8tq4c'><address id='8tq4c'><u id='8tq4c'><legend id='8tq4c'><option id='8tq4c'><abbr id='8tq4c'></abbr><li id='8tq4c'><pre id='8tq4c'></pre></li></option></legend><select id='8tq4c'></select></u></address></small></pre></del><sup id='8tq4c'></sup><blockquote id='8tq4c'><dt id='8tq4c'></dt></blockquote><blockquote id='8tq4c'></blockquote></dir><tt id='8tq4c'></tt><u id='8tq4c'><tt id='8tq4c'><form id='8tq4c'></form></tt><td id='8tq4c'><dt id='8tq4c'></dt></td></u>
  1. <code id='8tq4c'><i id='8tq4c'><q id='8tq4c'><legend id='8tq4c'><pre id='8tq4c'><style id='8tq4c'><acronym id='8tq4c'><i id='8tq4c'><form id='8tq4c'><option id='8tq4c'><center id='8tq4c'></center></option></form></i></acronym></style><tt id='8tq4c'></tt></pre></legend></q></i></code><center id='8tq4c'></center>

      <dd id='8tq4c'></dd>

        <style id='8tq4c'></style><sub id='8tq4c'><dfn id='8tq4c'><abbr id='8tq4c'><big id='8tq4c'><bdo id='8tq4c'></bdo></big></abbr></dfn></sub>
        <dir id='8tq4c'></dir>
      1. uc书盟 > 道辟九霄 >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鸠占鹊巢

      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鸠占鹊巢

            姬飞晨和李静洵围绕龙渊和太上宫商议,很快话题便落在龙渊最核心的理念“混一天下”上。

            李静洵:“关于诸洲融合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姬飞晨如同被踩到底线一样,马上跳起来:“这一点不容商议!泛大陆回归,势在必行!”

            他目光凌厉起来,大声道:“太上宫隔绝各洲交流的方式必须废掉!文明平等交流,竞争之**同发展,这才是我们龙渊的目的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说到底,你们所担心的,不就是各大洲融合后,太上宫的传承吗!”

            眼下太上宫有三十三传人,分别对应三十三仙洲,作为每一座神州的守望者。但如果大陆融为一体,还需要这么多人吗?

            哪怕为太上宫的利益,他们也不会对龙渊妥协!

            李静洵被姬飞晨这一通抢白,半响说憋出一句:“龙渊?还是你自己?貌似北斗诸子对龙渊的理念,都没有你这么认同吧?”

            便是三道尊同为仙道大兴谋划,彼此之间也存在着分歧。

            太上无为,高高在上,垂拱而治。只要仙道大兴即可,不管仙道怎么兴,兴哪一种仙道。纵然姬飞晨的地仙道统大兴,道祖也只有乐见其成方份。

            太元道尊更是为仙道兢兢业业奋斗一生,能为此牺牲一切。虚空诸界的体系,正是他一力推动。

            至于太霄道尊,他的态度就暧昧多了。虚空诸界?若这一条路走得通,他乐意走下去。如果走不通,换一条路即可。他能为仙道舍去这方宇宙的玄圣道身,但也仅此而已。他不会为了仙道,将其他宇宙的基业一并送葬。说到底,先天神魔出身的他,仅仅将今生押宝于仙道。若再度转世,说不定会亲手覆灭仙道。

            这位道尊原就是先天神魔们察觉仙道潜力,故意推出来的代言人。他所在的道君雷神,多是先天神魔转世成仙。借此保全先天神魔们的利益。

            三道尊尚且如此,何况龙渊的八人?

            “靳少兰一心忙着实验,莱万宝一心在各大洲赚钱。你这伟大理想,先说通他们再说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然而,他们不会反对我的理念。反倒是你们,你说我们八个人有分歧,你们三十三人呢?难道,你在太上宫的时候,能在这些同门之间一碗水端平?难道,你们太上宫就没人提出大陆融合的事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李静洵低下头,摩挲手中的玉盏。

            是啊,太上宫三十三位传人。彼此之间的大洲情况不同,想法也大不一样。这一点,比同出玄正洲的龙渊更加危险。据李静洵所知,已经有一些同门打着跨洲交流的名义,前往其他大洲传道。

            太上宫,作为天地间最杰出的一群人。他们的傲气可想而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这个话题暂时不要讨论了。”姬飞晨站起来:“这次接触,明白你我立场也就够了。求同存异,且先这么来吧!这个给你——”

            姬飞晨将一个玉瓶扔给李静洵。

            李静洵掂量白玉瓶,疑惑问:“这是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治你眼盲的灵药。”姬飞晨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当初你把青云伏魔幡给我,又因我丢了剑道气数。我帮你寻得灵药,日后等你恢复双眼,我们在玉华之巅,完成当年那一战!”

            握紧玉瓶,李静洵淡淡一笑:“我知道你已经触摸道君境界,但是在玉华圆光顶,可不能让你动用道君级别的力量。你就不怕到时候输给我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输?不存在的。跟你的这一战,我只有‘嬴’这一个未来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说完,姬飞晨施展五行大遁,返还长生府。

            面前的气息消失,李静洵马上有感。她喃喃自语:“治疗眼盲?连大师兄都没办法,想来这灵药也弥足珍贵了吧?”

            是啊,因为这药,姬飞晨换了一截手筋,促成黄庭道君的死亡。对姬飞晨而言,可是珍贵到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            端详玉瓶,李静洵有些迟疑,暗道:“我眼盲而心不盲,有些事这种情况看得更清楚。”她并不在意自己失明,但姬飞晨的好意却又不能推却……

            忽然,李静洵身上飞出三道光辉,三尸神同时脱离。一个飞往西方蛮王殿,一个前往神道界域,还有一个回返东山主持大局。至于李静洵自己,在三尸神脱离后,她的法力终于连人仙境界都无法保留,已经跌落至蜕凡巅峰。

            面对姬飞晨,李静洵不愿意示弱,自然不肯暴露自己的真实情况。眼下四周无人,她才吐出一口浊气,低声道:“已经跌入蜕凡境。想来,距离真正的凡境也快了。若能真正忘掉,相信离证道也不远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    姬飞晨返还长生府。此时长生府中的战事也随着魔祖失败而告一段落。

            武阳等人走上来,本欲交代经过。但赶来长生府的景轩对樊秋月说:“师侄女,你好端端怎么来长生府了?你家师父呢?”

            姬飞晨扭头望去。景轩一如千年之前,风采依旧。看着昔日故友,姬飞晨心情有些复杂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罢了,我们虽然隐身在此,可景轩的境界比你们高了太多,到底不安全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那秦武——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放心,凡人状态的他有太霄符印在身,比任何人都安全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没看到,连宋绍明都没察觉秦武所在?

            那边,樊秋月见到景轩师伯到来后,躬身说:“师父还在闭关。师伯找她有事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关于龙山的异变,她怎么说?”

            樊秋月迟疑一下,才道:“师尊一心隐居,我没告诉她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这次下山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是观看大齐,看看国运如何?”

            景轩想了想:“那你也不用着急回去,我去东山见一见她,你也要捎口信?”

            李静洵并不喜欢用天乙圭,跟她的联络还是寄托“飞剑传书”等方式更保险。

            樊秋月摇摇头:“这次月儿遇袭,师伯千万不要告诉师傅,免得她担心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这边师伯,师侄叫得亲热。姬飞晨不敢久留,示意都天玉女亮出溟龙舟,一群人悄然前往半空说话。

            坐在船舱中,姬飞晨对几人说起自己和李静洵协商的结果。

            李摇光眼睛一亮:“这么说,我们龙渊要跟太上宫和解了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和解?谈不上,权宜之计罢了。继续我们的计划,先把极北四洲融合归一再说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只要这一步完成,诸洲融合的天数便彻底确定。不愁太上宫届时不妥协。

            武阳皱了皱眉:“老大,太上宫那么有诚意,咱们背地里这么做,是不是有所不妥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不妥?”姬飞晨连连摇头:“你们真觉得李静洵在让步?”

            二人一愣:“难道不是?”

            万宝童子坐在一边联络器灵“千金”,忽然抬头笑嘻嘻说:“李静洵可不是一个吃亏的主。你瞧她跟老爷协商的结果,他们太上宫损失了什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姬飞晨冷冷一笑:“还是万宝童儿看得清楚。你们俩别忘了,这些限制全是针对我们龙渊的。他们太上宫叫屈,可人家仍然是天下第一玄门祖庭。真被糊弄了,恐怕就要被忽悠瘸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在天乙阁添加“防沉迷系统”?这不是对龙渊做出的限制?

            让龙渊报备自家扶持的各个代理人情况,同样是摸清龙渊底细的作法。

            那么,太上宫到底在协商中要做什么事?

            无非是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对龙渊的行动保持一定放纵。而结果仍保全太上宫作为玄门首席的至高位置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他们什么都不需要做,甚至还能省一些力气,就能保持太上宫当今的地位。这点,我可不应。”

            万宝童子好奇问:“老爷的意思是?”

            姬飞晨淡然一笑:“太上宫要保持他们的地位可以,总要给我出几分力!你们继续操持三洲融合,等这件事办成,就由不得他们继续这么高高在上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诸洲融合,各大洲的太上传人如何自处?在新大洲之上,恐怕他们内部便要有冲突吧?

            姬飞晨心中暗道:“既然你李静洵认定我龙渊内部会有理念不合,那倒要看看。当你们太上传人聚集在一起后,彼此间还真能这么和睦不成?”

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    李静洵的仙道化身若水仙子返还东山,神罗正在思索有关李静洵的问题。

            天晨子上前打招呼:“师妹,有千年不见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李静洵抿嘴一笑:“虽然是千年不见,但这些年中我暗中照看师兄的转世身,其实已经见过不少面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哦?那就更要谢你护持之恩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天晨子是个聪敏人。当年便察觉李静洵身上大有隐秘,于道祖颇有渊源。所以将道统衣钵传给她,自己安安心心跑去转世。

            毕竟李静洵有前世渊源在,哪怕没有太上传承,也能修至仙道极境。那时候,太上传人不如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道德宗女弟子,恐怕整个太上宫都要跟着面上无光、

            所以,天晨子将李静洵吸纳进来,反而成就太上宫的伟业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这些年你做的事,我也曾听闻,倒是难为你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二人闲聊叙旧,神罗有心探究李静洵的来历,便借故告辞。

            傀儡中的元神消失无踪,天晨子有些疑惑:“大师兄这是怎么回事?你得罪他了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可能是因为清泓道人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清泓?我听说过。这些年潜修的时候,经常听到你跟他们兄弟的关系。”天晨子好奇问:“他们俩之间,你到底喜欢谁?”

            李静洵嘴角一抽,颇为无奈:“千年不见,师兄的话倒是很多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当然,自家师妹,总要关心一下。而且,我也快飞升了。”天晨子洋洋得意说:“昔年参悟九转轮回秘典果然有用。恐怕,我是咱们这一辈中,最早飞升的人吧?”

            看着自家师兄,李静洵心中一动,忽然问:“说起来,师兄当年的九转轮回之术,除却自悟之外,到底有没有受到外界影响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外界?”天晨子愣了愣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不,没什么,只是有点疑惑。毕竟放弃太上传人的身份,总归不是那么容易取舍的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而且,自己何德何能作为太上传人?尤其是得知前世记忆,晓得自己无意间落入终庙,更让李静洵有所疑惑。仿佛自己的命数从一开始,就被人给安排好了一样!

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    神罗收回元神,坐在天洲洞府中沉思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这件事的确诡异。既然道君的咒法还在生效中,那么师妹是怎么告诉我的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是因为黄庭道图?但传承黄庭道统的黄少离却同样受到咒术的制约,无法将情报透露出去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神罗法眼注视时光,俯览时光长河。

            在浩荡长河中,属于黄庭道君的神力形成难以消散的黄雾覆盖在河面。从第五代人族诞生的那一刻开始,道君便是精神之源,灵性之祖。只要是生命体,只要拥有自己的思想精神,都会受到道君的束缚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以精神为依凭的咒术,可不是一般人能解开的。纵使天母娘娘那等无上存在,也不会随便打破道君的咒。”

            以玉华道君的眼界来说,黄庭道君施加的咒并不是很强,连道君全盛期的半成水准都没有。

            但这个咒防君子不防小人。

            实力比道君强的,以天母娘娘和龙皇陛下的尊贵,不屑破解这个咒,更不屑在背后嚼舌根。就连魔祖和太元道尊,都保持着潜规则,没有跟黄庭道君撕破脸。

            至于道君层次以下,连察觉这个咒术本质的眼界都没有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按理说,李静洵应该无法暴力解咒。而她也不能玄圣道君之流。那么,她不受咒法束缚的原因只有一个!”

            咒术以精神力为本,只要是这方宇宙的生灵,都会受到约束。

            除非……除非李静洵不是这个宇宙的人!

            神罗瞪大眼睛,隐约察觉不对劲。

            如果李静洵不是这个宇宙的人,那么道祖为什么会钦点她为“玄门护道人”?

            “不对劲,不对劲。以祖师的秉性,必然选择本方宇宙的土著来作为护道之君,从而确保玄门的繁盛。外域的人?从一开始她就不是祖师钦点的人?”

            卧底?鸠占鹊巢?

            神罗豁然起身,打算和天域联络。

            叮——

            忽然,一阵悦耳的琴音响起。神罗眼前视野一变,冰蓝色的雪花飘飘散落,银色辉光照亮这方陌生而冰冷的荒野世界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是你?”

            在神罗对面,赫然便是曾经夺取黄泉本源的太阴神女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可不能让你继续查下去了。到此为止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神罗心中一沉,从自己在毫无防备之际拉入对方的领域,他便心道不妙。

            看看左右,神罗急中生智,一边设法联络同伴,一边拖延时间:“这么说,她跟你们有关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不是哦。她不是我们的人。不然,怎么可能让她跟姬飞晨闹得这么不愉快。”神女似笑非笑说:“你也不用打算拖延时间,我不可能告诉你的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神罗身后的玉华道君相徐徐升起。

            铮——

            神女只是随手拨弄琴弦,便把玉华道君法相震碎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在这方太阴界域,你打不过我。”手一扬,太**炁冻住神罗,将他的意识化作冰雕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接下来,就留你在这里待一段时间。至于外界,且交给我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洞府中,银辉一闪即逝。当神罗重新睁开眼,双眸已经化作纯银色。走到铜镜边上,虽然外表仍然是神罗,但在镜子里,却是一位白衣女子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很久不用夺魂之术,倒是有些生疏了。”一边说,“他”一边打理衣服:“不久之后,玄正洲有一场大戏。我已经不能真身降临此界,便借用一下你的身份,去好好瞧瞧这一场大戏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