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'am1yu'></small><noframes id='am1yu'>

  • <tfoot id='am1yu'></tfoot>

      <legend id='am1yu'><style id='am1yu'><dir id='am1yu'><q id='am1yu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<i id='am1yu'><tr id='am1yu'><dt id='am1yu'><q id='am1yu'><span id='am1yu'><b id='am1yu'><form id='am1yu'><ins id='am1yu'></ins><ul id='am1yu'></ul><sub id='am1yu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am1yu'></legend><bdo id='am1yu'><pre id='am1yu'><center id='am1yu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am1yu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am1yu'><tfoot id='am1yu'></tfoot><dl id='am1yu'><fieldset id='am1yu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    <bdo id='am1yu'></bdo><ul id='am1yu'></ul>

        1. uc书盟 > 大夏纪 > 第六六四章 黑暗森林

          第六六四章 黑暗森林

              队伍之中,不止一个老祖。

              葛洪最后来了句“吕祖可信”,那么他的言下之意,就是其他两个老祖或许会有问题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单膝跪地,为葛洪默哀,方云心中无比冷静地开始推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葛洪的话可能没说完,也或者,葛洪的心中也没有准确的答案,所以,他临走之际,只能将他认为最重要的信息传达给了自己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吕祖是可以信任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按照这句话去推理,可能有许多种猜测,按照程度不同,各种猜测迅速出现在方云的脑海之中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最理想的猜测,或者是最好的推测是,其他两个老祖照样可信,只不过,葛洪不能确定而已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个可能性,不是没有,至少,葛洪没有准确的怀疑对象,要不然,葛洪传递给方云的信息就是那位老祖有问题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是最好的推测结果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也有可能会出现比较糟糕的推测结果,那就是,两位老祖之中,极有可能会存在心怀叵测者。

              闯荡月宫,老祖们各怀心思,可以理解。

              心怀叵测也比较正常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是葛洪特意点出吕祖可信,那么是不是在告知自己一个十分隐秘的信息,葛洪是不是怀疑他遭遇的暗算,来自其他老祖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也就是,方云在最紧张的时刻感知到的那种若有若无笼罩在自己身上的危机,来自同伴,而并不是来自河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有人浑水摸鱼,想暗算自己不成,最终让葛洪陨落在了迷宫之中?

              葛洪怀疑有这种可能?但是又判断不出谁是暗算者,这才提醒自己,只有吕祖才是绝对可信的同伴?

              如若真是这种情况,那么情况就相当糟糕。

              身边埋了个定时炸弹,随时都有可能爆炸?

              方云感觉不寒而栗。

              葛洪已经陨落,真实情况到底是什么,不得而知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极有可能,葛洪自己也没能找到准确答案。

              葛洪陨落之前的特殊心态,还有这个提醒,也不由让方云想到了大夏纪之前,自己跟童靴们玩过的一个游戏“天黑请闭眼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些同行的同伴之中,有朋友也有对手,需要方云自己去用心判断,找出暗中隐藏的毒蛇。

              目前来说,这一切都只是方云的推断,没有任何事实依据,为今之计,方云只能将这件事埋在心底,暗中观察,小心防范。

             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方云低声说道:“我们记住观主的恩情,日后有机会,要将其事迹载入史册,让后人知道,我们走过的每一步都付出了艰辛和血的代价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凰三表情肃然,没有了丝毫玩笑的心思,沉声说道:“好,交给我吧,我来写个特殊的传记,到时候,方云你来修改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方云说了声:“好,就这样说定了,我们走,继续前进,观主一定希望我们能够完成他的遗愿,开启月宫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队伍再度振奋精神,顺着迷宫道路快速前行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没过多久,迷宫前方再度出现岔道,又是一个十字路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站在这个十字路口边上一番测算,鬼谷子得出了跟前面那个十字路口不同的答案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四条道路,出现了不同的提示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卦象显示,大家奔过来的这条道路乃是死路,大家已经不需要原路返回,可以只要在前方三条道路之中挑选一条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卦象显示,前方三条道路,一条小吉、一条小凶、一条大凶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卦象已经出现,三条道路,应该选择那一条?

              方云站在路口,稍稍思考之后,看向鬼谷子:“先生,上一个路口,除了大凶之外,其他三条道,分别是两条小吉,一条小凶,也就是说,两条小吉之中,有一条替换成了大凶之道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鬼谷子稍稍愣了愣,说了句:“这个应该不是同一条道路吧,不能这么算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方云点点头:“嗯,略有不同,不过,我们可以继续选择最艰难的道路,大家小心些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从大凶之道杀出,十字路口出现了显著变化,四条道路,可以排除一条,比前面一个十字路口的难度要低了许多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么,再闯一次大凶之道,说不定还会有不同的变化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方云下了决断,其他人没有异议,依然保持七星水晶阵的阵型,吕洞宾脚踩飞剑,一马当先,向大凶之道快速挺进。

              原本,迷宫之中的景色,相对比较清晰,周围的山体,也在神识和肉眼的观测范围之内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进入这条道之后,天色开始迅速变暗,没过几分钟,已经伸手不见五指,就连神识也放不出多远,整个队伍真正地陷入黑暗之中。

              前方,吕洞宾伸出一根手指,点亮一点灯火,微弱的火光,仅仅只能让大家依稀能够辨别大致的道路方向。

              依稀还能看到的,就是道路两边暗影重重的森林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神奇的月宫的确有森林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过,这个森林显得太黑暗,太诡异。

              按照正常的常识,树木的成长需要光照,而这片森林,居然漆黑如墨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七星水晶阵依然将队伍成员紧密地联系在一起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吕洞宾的意志通过七星水晶阵传递过来:“大家小心,这森林真是太邪性了,我手中乃是纯阳之火,但也抵抗不住这诡异的黑暗,坚持不了多久就会熄灭,我们会陷入真正的黑暗之中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吕洞宾道号纯阳子,道宫人称纯阳剑仙,一身真气无暇纯阳,强悍无比,纯阳之火乃极强之火焰,普通的阴寒气息,根本就奈何不得纯阳之火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是现在,诡异的月宫之中,这片黑暗森林阴寒到了什么程度?居然马上就要熄灭纯阳,这还真是让人心中无比惊骇。

              凰三嘀咕起来:“在这前不见村后不挨店的地方,突然黑灯瞎火,我们该不会真正地迷失在森林之中,永远也走不出来吧?小羽,你不是怕黑吗?这下完了吧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方云驱动猰貐之眼,极尽目力,想看得更远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这次,哪怕是猰貐之眼,也被限制了视线,根本就看不透这无尽的黑暗。

              稍稍判断,方云已经明白过来,此处黑暗森林,应该是一种隔绝视力的法则效果,任何眼睛都不好用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过马上,方云又根据纯阳之火判断出,如若修士实力够强,应该能点亮灯光,照射前路。

              已经进入黑暗森林,后退和前进关系不大,吕洞宾手中闪烁纯阳之火,依然直奔前方,希望能在火光熄灭之前,穿过这片森林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遗憾的是,仅仅不到一刻钟,火苗摇晃了几下,完全熄灭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吕洞宾不甘地再度驱动纯阳真气,试图点亮火光,可连续试了几次,没有丝毫效果,就好似这黑暗森林熟悉了纯阳之火的属性,不让其能够轻易点燃。

              周围完全陷入黑暗之中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吕洞宾的意志传了过来:“好诡异的黑暗,好似已经规避了我的纯阳之火,我明明还有海量真元,却再也点不燃火焰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凰三:“惨了,乌漆墨黑的,可千万别闹鬼啊!小羽,你是不是感觉脊背发凉,有人在你背后呼气,吹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尹羽:“滚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判断出大致情况之后,方云已经找到了应对办法,神识一动,心灯亮起,左手食指一伸,无芯天幽盏的灯光出现在指尖之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淡淡的幽光,顿时照亮了周围的空间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看到方云手指尖的这点幽光,凰三第一时间捂上自己的眼睛来了句:“哥,我叫你哥,你这点火苗,那叫一个摇摇欲坠,那叫一个奄奄一息,能撑多久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幽光映照之下,方云露出淡淡的笑容:“能撑多久,试过才知道,事不宜迟,吕哥,我们继续前进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有了灯光照明,自然能看到前方模糊的通道,战队再度开始快速挺进。

              让凰三十分无语,让几个老祖刮目相看的事情再度发生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队伍跑出老远,时间过去许久,方云左手指尖的那一点微弱幽光,那一点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熄灭的幽光,依然还是那种摇摇欲坠的状态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奄奄一息,但就是不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好神奇的幽光,好神奇的方云。

              凰三再度哇哇大叫起来:“你这是什么光,好生邪门,小云云,哥哥我不得不再次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