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feuhe'><strong id='feuhe'></strong><small id='feuhe'></small><button id='feuhe'></button><li id='feuhe'><noscript id='feuhe'><big id='feuhe'></big><dt id='feuhe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euhe'><option id='feuhe'><table id='feuhe'><blockquote id='feuhe'><tbody id='feuh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feuhe'></u><kbd id='feuhe'><kbd id='feuhe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feuhe'><strong id='feuhe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feuhe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feuhe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feuhe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feuhe'><em id='feuhe'></em><td id='feuhe'><div id='feuhe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euhe'><big id='feuhe'><big id='feuhe'></big><legend id='feuh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feuhe'><div id='feuhe'><ins id='feuhe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feuhe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feuhe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uc书盟 > 大妖猴 > 第两百七十九章:迟疑

                第两百七十九章:迟疑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战争,在兵力没有绝对悬殊的情况下,拼的就是双方主将的意志,全体将士的意志。谁怂,谁就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妖族联军俘虏了哪吒,大红甚至把哪吒捆在李靖能看得到的地方,抽出腰间的弯刀,当着李靖的面,在哪吒的身上用力地划了一刀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莲藕人没有血,但裂开的伤口,却比普通人更加明显,更加骇人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,这种心理战术似乎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,甚至起到了反作用……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靖发疯了一般地催促着部队往前推,便是称之为往前压也不为过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得红孩儿首级者,六百万金精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得牛魔王首级者,一千五百万金精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得石猴首级者,两千万金精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现场追加的悬赏奖励,猴子的悬赏金额,甚至超过了牛魔王,与天庭第一通缉犯九头虫比肩了。也不知道这消息猴子听了是高兴还是不高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战鼓疯狂地擂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前线的天兵已经杀红了眼了,疯了一般的往前突进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与之相对的妖族联军,情况则不那么乐观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场战役一摆开来,妖族联军便已经是守势。即便俘虏了哪吒,也还是守势。在南天门军的猛攻之下,当死伤达到一定程度,军心隐隐地,开始动摇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与这相比,更严重的,则是牛魔王的动摇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每一个兵,可都是他辛辛苦苦攒起来的,是他在妖国立足的命门。成片成片地死,说不肉痛那是假的。最关键的是,他并没有到非得跟南天门军拼死一搏的时候,毕竟还有援军,只要援军到了,他就可以转危为安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,战场上最怕的就是犹豫。一犹豫,便没有了拼死一战的决心。没有了决心,想赢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牛魔王对外发出的军令,开始从原本的进攻、防守、进攻、防守,变成了防守、防守、防守、防守,一心只想减少一些损失,拖延时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对友军的军令却由原本正常的进攻、防守、进攻、防守,变成了进攻、进攻、进攻、进攻。恨不得把所有的友军都压到前线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举动,除了已经陷入全面战斗无暇他顾的新军之外,另外三方友军,自然全都看在眼里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于是,狮驼军、枭行军、赤龙军,总共三十万兵力迅速转为防御姿态,甚至牛魔王的军令也开始不起作用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号令不行,此乃兵家大忌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于是,坐在主帅位置上的牛魔王开始焦虑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军心已经动摇,双方的形势,也开始从势均力敌,转入妖族联军且战且退,天军节节进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,这一切深陷战场的猴子肯定是一无所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时此刻,猴子已经跟猪刚鬣、曾不归打得热火朝天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棍从天空中重重砸下,猪刚鬣纵身闪过,脚下的战舰甲板,却直接被猴子给砸穿了,深深凹陷了下去,木屑横飞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猪刚鬣迅速跃向另一艘战舰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猴子一仰头,也飞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片刻之后,那艘被猴子砸断了甲板,本就已经伤痕累累的战舰就这么摇摇晃晃地,伴随着一阵剧烈的爆炸,拖着滚滚的浓烟,断成两截朝着地面坠落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妖猴受死——!”一声咆哮,还没等猴子站稳,曾不归已经挥舞着长剑,夹带着火焰从天而降,一剑劈下,猴子虽然闪过,脚下战舰上的楼台却被曾不归直接削去了一半。残破的战舰更是因为承受不住冲力,摇摇晃晃地扎向了旁边的另一艘战舰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样的破坏不只是这几个主将能导致,歧角、妍兮、黑尾、戴天德,乃至于猴子手下那些原本禺狨王的旧部,天河水军的诸将,也同样能导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于是乎,战舰一艘接着一艘地坠落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事实证明,双方军舰纠缠在一起看上去好像一个悬浮的巨大岛屿,然而,却远没有真正的岛屿经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量战舰的坠毁,意味着战场的不断收缩,意味着更加残酷,无差别的厮杀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时此刻,站在他们战场的下方,大概会感受到从天空飘下的血雨吧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听说你们新军跟牛魔军不怎么和睦呀,我们打的是牛魔王军,你们这么拼命干嘛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猪刚鬣冲上来与猴子纠缠在一起,咬着牙,拼尽了全力地厮杀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听说你们天河水军跟南天门军也不和睦呀,我们跟南天门打,干你们屁事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猴子重重一棍将猪刚鬣甩了出去,转眼之间又被曾不归缠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这实力,不像是能单独拿下哪吒的样子呀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老子隐藏实力不行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倒是使出来呀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偏不!”猴子嘶吼着嚷嚷道:“就凭你们,还没办法逼老子用实力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个太乙散仙巅峰,同时应对一个太乙散仙初期、一个太乙散仙中期的天军战将,而且是身经百战的战将,想不吃力那是不可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然,对面也好不到哪里去。猴子虽说只是太乙散仙巅峰,但灵妖的战斗力,谁打谁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总之,这仗一时半会怕是打不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环绕着双方的主将,歧角、妍兮带着新军诸将与戴天德带领下天河水军诸将展开了争夺,同样是焦灼状态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虽说天河水军的兵力比新军要少,但少的并不多。虽说论战将,新军比天河水军要多,但是单兵作战能力,作战经验,却明显落了下风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猪刚鬣的手下,怎么可能会有没上过战场的士兵呢?猴子手下第一次上战场的士兵,却是一抓一大把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得不说,当初猴子收留禺狨王旧部的决定是对的,如果不是这一手,现在大概已经全军覆没了吧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正当猴子这边已经打成彻底的消耗战,双方有来有往地互相放着血的时候,妖族联军不说一溃千里,但与战败,也仅仅是一步之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败相已露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天军不断进击,妖军不断收缩,战线一点一点地后移,更有甚者,牛魔军与其他友军还因为后撤的通道而起了冲突……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坐在帅位上的牛魔王已经彻底慌了神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正当李靖咬着牙,准备一举将牛魔军给吞了的时候,新的军情传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报——!援军已到两百里开外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来了多少?”牛魔王连忙瞪圆了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八万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八万……只有八万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对,对……只有八万,其他的赶不及,还需要至少四个时辰以上才能抵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四个时辰以上,那就是说完全不用指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八万,八万……”牛魔王默念着,咬牙道:“八万够了!通报下去!就说十五万援军马上到达!此战必胜,有功者重赏!凡后退者,斩立决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诺!”